人類新社會的光輝先驅

人類新社會的光輝先驅

——紀念巴黎公社150週年

今年是巴黎公社150週年。我們懷着崇敬的心情,紀念這個偉大的“無產階級的節日”。

1871年3月18日,在法國階級矛盾和民族矛盾空前激化的複雜形勢下,法國工人階級和革命羣眾舉行武裝起義,推翻資產階級統治,隨後建立了巴黎公社。這是人類歷史上第一個工人階級政權。

巴黎公社廢除了資產階級國家的官僚機構,創建了工人階級自己的政府,組織人民羣眾積極參加國家的管理。

巴黎公社廢除了資產階級的特權制度,對所有公職人員實行全面的普選制和撤換制,取消高薪制。

巴黎公社廢除了資產階級政府的常備軍,代之以人民武裝國民自衞軍,把槍桿子掌握在工人階級手中。

巴黎公社採取了一系列“帶有社會主義傾向”的政治、經濟、社會、文化、教育等變革措施,維護工人階級和勞動大眾的利益。

巴黎公社的英雄們在創立和捍衞工人階級政權的殊死戰鬥中,表現出非凡的革命首創精神、沖天的革命積極性和奮不顧身的英雄主義,為後世的革命人民所敬仰。

對巴黎公社的工人階級政權性質,馬克思當時就敏鋭地作出揭示:“公社的真正祕密就在於:它實質上是工人階級的政府,是生產者階級同佔有者階級鬥爭的產物,是終於發現的、可以使勞動在經濟上獲得解放的政治形式。”

儘管巴黎公社在人類歷史長河中僅僅存在了短暫的72天,但它作為無產階級革命和無產階級專政的精彩預演、作為人類社會追求解放和進步的精彩濃縮,其原則是不朽的、其價值是永存的、其精神是永恆的。馬克思滿懷激情地指出:“工人的巴黎及其公社將永遠作為新社會的光輝先驅受人敬仰。它的英烈們已永遠銘記在工人階級的偉大心坎裏。”馬克思、恩格斯深刻總結巴黎公社正反兩方面經驗教訓,豐富和發展了關於無產階級革命和無產階級專政的學説,進一步深化了科學社會主義基本原理。

彈指一揮間,150年過去了。巴黎公社開啓的事業在新的歷史條件下和更高的階段上獲得廣泛開展。人類社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150年間,巴黎公社以其發動無產階級革命和建立無產階級專政的嶄新創舉,推動了科學社會主義和馬克思主義在全世界的廣泛傳播,推動了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蓬勃興起,為人類建立社會主義社會發揮了“光輝先驅”的作用。巴黎公社46年以後,俄國十月革命勝利,創建了世界上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打破了資本主義一統天下的世界格局,開闢了人類歷史新紀元。列寧指出:為建立工人階級國家,巴黎公社“走了具有全世界歷史意義的第一步,蘇維埃政權走了第二步”。在十月革命道路引導下,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東歐和亞洲、拉丁美洲10多個社會主義國家陸續誕生,特別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極大地壯大了世界社會主義力量。儘管20世紀90年代世界社會主義遭遇重大挫折,但巴黎公社及其後繼者們的長期實踐所證明的人類社會發展總趨勢並沒有改變也不會改變。

這150年間,巴黎公社以其火熱的革命鬥爭,極大地鼓舞了被壓迫民族、被壓迫人民的解放鬥爭和殖民地半殖民地國家的民族解放運動,至今仍激勵着全世界追求社會公平和人類進步的人民。在巴黎公社和十月革命影響下,許多國家爆發了爭取民族獨立和民族解放的革命運動,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一大批獲得獨立和解放的民族國家建立起來,徹底瓦解了帝國主義的殖民體系,世界各民族平等交往、共同發展展現出光明前景。

這150年間,巴黎公社以其偉大的革命精神,始終激勵中國人民為實現民族獨立、人民解放和國家富強、人民幸福而持續奮鬥。巴黎公社後幾十年間,中國發生了辛亥革命、五四運動等推動民族復興和社會進步的重大事件。特別是建立中國共產黨、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推進改革開放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這三大歷史性事件,是近代以來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三大里程碑,也是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對巴黎公社事業的最根本繼承和發展。

回顧巴黎公社的革命實踐及其後150年來世界社會主義跌宕起伏的歷史進程,聯繫科學社會主義百年來在中國的偉大實踐和取得的輝煌成就,從中可以獲得許多深刻啓示。

(一)無產階級專政是實現無產階級政治統治的先決條件,必須打碎舊的國家機器,建立和鞏固無產階級的國家機器,充分發揮人民軍隊無產階級專政的柱石作用

一切革命的根本問題都是國家政權問題。巴黎公社最偉大的功績和貢獻,就是在打碎舊國家機器的同時,建立起無產階級專政的國家機器。馬克思、恩格斯總結巴黎公社經驗認為,無產階級革命就是要使無產階級取得政權,上升為統治階級,建立無產階級專政,並運用這個專政來鞏固革命成果,實現對舊社會的改造,建立起新的社會制度。這是科學社會主義一條基本原則。

人民民主專政,是中國共產黨帶領中國人民在推翻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和官僚資本主義的反動腐朽國家機器之後,創造性地運用馬克思主義無產階級專政理論建立起來的全新國家制度。毛澤東明確指出:“對人民內部的民主方面和對反動派的專政方面,互相結合起來,就是人民民主專政。”這個國家制度體現在國家政權組織形式上,就是人民代表大會制度。人民代表大會制度堅持國家一切權力屬於人民,堅持人民主體地位,支持和保證人民通過人民代表大會行使國家權力,集中體現了我國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特點和優勢。習近平總書記高度評價這一制度是中國人民在人類政治制度史上的偉大創造。

馬克思在總結巴黎公社經驗教訓時曾深刻指出:“無產階級專政的首要條件就是無產階級的軍隊”。巴黎公社存在的72天,很大程度上是武裝起義、武裝鬥爭、武裝自衞的72天,是戰鬥硝煙瀰漫的72天。最使資產階級政權恐懼喪膽的,正是巴黎工人階級擁有手握槍桿子的人民武裝。而巴黎公社的一個重大錯誤,恰恰是對敵對勢力表現軟弱和仁慈,該出手時未出手,給了他們喘息之機。恩格斯當年就指出:“要是巴黎公社不依靠對付資產階級的武裝人民這個權威,它能支持一天以上嗎?反過來説,難道我們沒有理由責備公社把這個權威用得太少了嗎?”

中國革命是走農村包圍城市、武裝奪取政權的道路獲得全國勝利的。中國共產黨始終堅持黨指揮槍而不是槍指揮黨的建軍治軍根本原則,確保黨指向哪裏軍隊就能打到哪裏。毛澤東1949年3月5日在黨的七屆二中全會上就説過:“所謂人民共和國就是人民解放軍,蔣介石的亡國,就是亡了軍隊。”實踐證明,在黨的領導下,革命時期槍桿子裏面出政權,建設時期槍桿子裏面出主權。面對當今極為複雜嚴峻的國際形勢,必須全面推進國防和軍隊現代化,把人民軍隊全面建成世界一流軍隊,這樣才能有力保障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才能實現祖國完全統一。

(二)無產階級革命和社會主義事業是千百萬羣眾的事業,必須充分依靠人民羣眾創造歷史的偉大力量,堅持發揚不怕犧牲、敢於鬥爭的革命精神

巴黎公社革命是對資產階級政權發起的暴力反抗,展示了工人階級打碎舊世界、建立新世界的大無畏鬥爭精神。在被稱為“五月流血周”的最後7天,公社成員作出了拼死抵抗,直到最後一批社員在拉雪茲神父墓地的一堵牆邊全部壯烈犧牲。巴黎公社革命,充滿血與火的殊死搏鬥。往大里遠裏説,《共產黨宣言》發表以來馬克思主義的產生和發展、社會主義國家的誕生和發展,又何嘗不充滿着鬥爭的艱辛,充滿着曲折和磨難;中國共產黨領導的革命、建設、改革事業,也何嘗不是在鬥爭中孕育、在鬥爭中成長、在鬥爭中壯大的呢!敢於鬥爭、善於鬥爭,是中國共產黨的優良品格和政治優勢。民族復興的道路註定是不平坦的。越是接近民族復興,越不會一帆風順,越充滿風險挑戰乃至驚濤駭浪,越要保持警醒、振奮精神,越要勇於和善於進行具有許多新的歷史特點的偉大斗爭。

相信和依靠羣眾,一切從工人階級和勞動大眾的利益出發,是巴黎公社一個基本特徵。公社的領導者肯定和尊重羣眾的首創精神,公社在政治、經濟和文化教育方面的每一項決議、法令和措施,幾乎都由羣眾提出並廣泛討論之後才公佈實施。馬克思稱讚説:“這些巴黎人,具有何等的靈活性,何等的歷史主動性,何等的自我犧牲精神!”列寧後來在談到巴黎公社經驗時也説:“沒有千百萬覺悟羣眾的革命行動,沒有羣眾洶湧澎湃的英勇氣概,沒有馬克思在談到巴黎工人在公社時期的表現時所説的那種‘翻天覆地’的決心和本領,是不可能消滅專制制度的。”

中國共產黨之所以“能”,歸根到底在於始終依靠人民羣眾這個“銅牆鐵壁”。發現人民羣眾的力量,為人民羣眾長遠利益而奮鬥,這是唯物史觀的根本,是共產黨人的特質。羣策之為無不成,羣力之舉無不勝,是我們黨百年曆史反覆證明的一個真理。上世紀60年代英國元帥蒙哥馬利訪問中國,在同毛澤東會見後深有感觸地説:“毛澤東的哲學非常簡單,就是人民起決定作用。”俄共中央委員會主席久加諾夫最近在《真理報》發表《中國共產黨成功的最重要祕訣——善於向歷史和人民羣眾學習》的文章也説:“中共在國內保持崇高地位的主要因素在於貼近羣眾。與此相對應的是‘人民至上’和‘以人民為中心’”。

這裏的大邏輯大道理,就是習近平總書記在黨史學習教育動員大會上的講話深刻指出的:“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人心向背關係黨的生死存亡。贏得人民信任,得到人民支持,黨就能夠克服任何困難,就能夠無往而不勝。”

(三)工人階級的國家是為人民服務的機關,必須加強政權建設,有步驟發展社會主義民主,監督國家工作人員正確用權,防止社會公僕變成社會主人

工人階級建立自己的政權之後,如何防止國家和國家機關由社會公僕變為社會主人,是馬克思、恩格斯深入思考的一個重大問題。馬克思在《法蘭西內戰》中概述了巴黎公社關於防止社會公僕變為社會主人的若干規定,並作了精闢的評述。20年後的1891年,恩格斯在《〈法蘭西內戰〉導言》中又對這些規定的深遠意義作了進一步闡發,強調指出了其中兩項規定:一是取消資產階級的等級授職制和官吏的一切特權,所有公職人員均由選舉產生,受人民羣眾監督,工作不稱職時可以隨時撤換。二是對所有公職人員,不論職務高低,都只付給其他工人同樣的工資。馬克思、恩格斯認為,採取這些措施,可以防止公職人員去追求升官發財,保證人民羣眾可以監督和防範他們擁有特權,由社會公僕變為社會主人。

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長期實踐表明,馬克思、恩格斯當年關於防止社會公僕變為社會主人的深慮,真是站得高、看得遠、想得深,至今仍然是馬克思主義執政黨需要下大功夫去解決的重大問題。就拿蘇聯共產黨來説,儘管十月革命後列寧將官僚主義視為蘇維埃內部最可惡的敵人,反覆告誡全黨:如果共產黨人成了官僚主義者,那就會毀掉我們的國家和事業。但後來蘇共黨內還是沒能避免官僚主義、特權思想等風氣的滋長蔓延,而且還逐漸形成了以領導幹部為主的特權階層和既得利益集團。這種特權及其滋生出的種種腐敗現象,嚴重敗壞黨風和社會風氣,嚴重削弱黨羣關係、幹羣關係,成為蘇共喪失政權的重要原因。

特權是一種社會歷史現象,推翻階級統治也並不能自動消滅特權。我國正處於社會主義初級階段,既存在封建特權的殘餘思想,又有資本主義特權的影響,加上我國國家治理體系還存在不健全不完善的地方,這就使得特權思想和特權現象在短期內難以完全消除。因此,反對特權的鬥爭既具有極端重要性和現實緊迫性,又具有相當複雜性、艱鉅性和長期性,必須久久為功、持續治理。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對堅決反對和克服特權思想、特權現象作出全面深刻闡述,明確提出加強黨風廉政建設必須反對和克服特權思想、特權現象,反覆強調絕不允許任何組織或個人有超越法律的特權,諄諄告誡各級領導幹部要敬畏和慎用手中的權力,明令要求採取多方面措施反對特權思想、特權現象。習近平總書記的深刻論述、鮮明態度和務實舉措,為反對和克服特權思想、特權現象,防止黨內形成利益集團提供了基本遵循。

(四)實現社會主義必須建立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思想的工人階級政黨,必須堅持黨的全面領導和全面建設,使黨始終保持先進性和純潔性,始終保持生機與活力

巴黎公社失敗的根本原因,是由於當時歷史條件的限制,馬克思主義還沒有在工人運動中取得統治地位,還沒有一個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思想的工人階級政黨來領導。巴黎公社的領導機構——公社委員會,只是由各種政治派別組成的集合體,其中佔優勢的布朗基主義者和蒲魯東主義者,不可能把革命引向勝利。

馬克思、恩格斯在總結巴黎公社經驗時明確提出:“工人階級在它反對有產階級聯合權力的鬥爭中,只有組織成為與有產階級建立的一切舊政黨對立的獨立政黨,才能作為一個階級來行動。”他們歷來把無產階級政黨的領導,作為實現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前提條件,並在指導國際共產主義運動中形成了馬克思主義政黨建設的一系列思想。縱觀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全部歷史,無產階級革命和社會主義事業歷來是同馬克思主義政黨領導與生俱來緊緊聯繫在一起的。沒有共產黨的領導,哪有十月革命的勝利!又哪有蘇聯社會主義建設的輝煌成就和衞國戰爭的勝利!20世紀一大批社會主義國家出現,也都是在鬥爭中形成了比較成熟的馬克思主義政黨,在黨的領導下才取得成功。蘇東後來發生劇變,同樣都是因為這些國家的共產黨出了問題,放棄了對國家的領導、對改革的領導,教訓是慘痛的。蘇聯解體後,前蘇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利加喬夫經過對比中國的情況後尖鋭地提出:“為什麼我國的所謂改革導致一個世界大國解體,使千百萬人民陷入貧困,處於無權地位,把我們俄羅斯拋到了資本主義一邊;而中國的經濟改革卻能把國家引導到建設、進步、改善人民生活的道路上,使中國進入了世界大國的地位呢?”他認為:“第一個也是最重要的因素是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作用。”

中國共產黨能夠領導中國革命、建設、改革不斷從勝利走向新的勝利,的確關鍵在於能夠與時俱進地堅持和加強黨的全面領導與全面建設,充分發揮黨的領導核心作用。中國共產黨是最高政治領導力量,黨的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最大優勢。在世界馬克思主義政黨歷史上,沒有哪個黨像中國共產黨這樣,任何時候都高度重視堅持和加強黨的領導,都能夠有力有效地實施黨的領導,把黨的領導作用發揮得如此淋漓盡致。這正是中國共產黨治黨治國的根本之道。

(五)社會主義是在改革和創新中前進的社會,必須解放思想、與時俱進,不斷深化對什麼是社會主義、怎樣建設社會主義的認識,不斷開闢社會主義發展的新境界

巴黎公社的誕生及其取得的偉大成就,本身就是巴黎工人階級敢為人先、勇於變革的成果。習近平總書記深刻指出:“社會主義並沒有定於一尊、一成不變的套路,只有把科學社會主義基本原則同本國具體實際、歷史文化傳統、時代要求緊密結合起來,在實踐中不斷探索總結,才能把藍圖變為美好現實。”這是被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反覆證明的真理。當年,列寧沒有固守社會主義革命要在幾個主要資本主義國家“同時發生”才能成功的論斷,而是從俄國的具體實際和時代特徵出發,不失時機地領導布爾什維克黨幹成了十月革命,並且在奪取政權後根據俄國實際及時調整戰時共產主義政策為新經濟政策,有效地恢復和發展了工農業生產,使新生的蘇維埃政權有了穩定的階級基礎和社會基礎。後來,蘇聯形成和堅持以高度集中統一為特徵的經濟政治體制,並且把這種模式絕對化、教條化,因此而窒息了社會主義的生機和活力。

中國共產黨在什麼是社會主義、怎樣建設社會主義這個基本問題的探索中,曾取得重大成果,也走過彎路。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隨着改革開放的逐步展開和不斷深化,我們對社會主義的認識也不斷深入和全面。從以階級鬥爭為綱到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從封閉半封閉到全面對外開放,從社會主義計劃經濟到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從單一公有制結構到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從按勞分配到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並存,從社會主義物質文明、精神文明“兩手抓”到統籌推進“五位一體”總體佈局,從提出和平與發展兩大主題到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凡此等等無不是解放思想、實事求是的結果,無不是對社會主義再認識不斷深化的結果,無不是堅持和發展科學社會主義的結果。

恩格斯早在100多年前就説過:“所謂‘社會主義社會’不是一種一成不變的東西,而應當和任何其他社會制度一樣,把它看成是經常變化和改革的社會。”當今時代發展變化的廣度和深度遠遠超出了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當時的預料,愈加需要社會主義在實踐上大膽探索、在理論上不斷創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就是在40多年的改革開放中開創和發展起來的,也必將在今後的改革開放中不斷完善和成熟。

今天,我國已進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這是中國共產黨帶領中國人民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時代,是中華民族實現偉大復興的時代,是科學社會主義和馬克思主義在中國進一步大放異彩的時代。我們要更加緊密地團結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周圍,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按照黨的十九大報告的要求勇於變革、勇於創新,永不僵化、永不停滯,奮力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更大勝利!這是我們對巴黎公社的最好紀念。

責任編輯:劉宇同校對:劉佳星最後修改:
0